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
  当前位置: 首页 » 教工之家 » 会员之声
袁金良:我的工会工作体会(一)
发布时间: 2009-12-08  


我的工会工作体会(一)

袁金良
 
 
 
掐指算来,离退休没有几年时间了,那时,部门工会委员这个职务也会离我而去,回头看30年的工会工作,其中有苦、有乐,有心酸,所留下的是更多的回忆。
一、真正的生活福利委员
工会的互助会不知道是从什么开始建立的,在那个时期,大家互助的确起到很大作用,像谁家有重病人啦,需要添置大件东西啦,婚丧嫁娶啦,回老家探亲等事,一时手头又紧,就从互助会临时借个3050块的度难关,然后再逐月清,前提必须是互助会员。
1978-1979学年的第一学期末,我从大兴分校回到中文系办公室工作,开始帮助福利委员管理互助费,当时是每人每月存2-5元,在发薪时从工资中扣除,我的任务是福利委员把互助金给我,我到银行存在专用的存折里,有人借钱时再到银行里去取,每月的互助金也就是1-2百元,前几个月有时还真能把钱给借光了,一般到第三四季度会好点,因为积淀要多一些,到年底银行会一次性把互助金和利息结清,我再根据利息总额、会员人数及会金等级买写毛巾、肥皂、筷子之类的小用品作为利息和本金一次发给会员,老师在领到一年的互助金时也是一件非常高兴的事。
这样的工会工作干了两三年,在部门工会选举中转为正式工会委员,继续负责生活福利工作。
在那个年代,生活物资及其匮乏,想买点生活用品很不容易,我们就通过各种关系搞些食用品,象食用油、鲤鱼、带鱼、烧鸡等再以原价卖给老师,当时的符篱集烧鸡一到,在旧主楼工作的很多人都去买。我记得最清楚的是通过学生家长联系到一批食用油,寒冬腊月里办公室的几位男老师坐在卡车的后斗里,到南郊的一个仓库去拉,没有专用装卸工具,4百多斤的桶我们只能自己抬上抬下,受的累和挨的冻可想而知。为了方便运输,办公室还特地买了一辆小三轮,经常到西郊冷库批些带鱼回来,虽然搞得满楼道都是腥鱼味,大家也都不太在乎。最苦的是到密云水库去拉鲤鱼,天不亮就走,到水库后自己从网箱里往上打,从带冰渣的水里捞上千斤,手冻得应该不轻。
工会的工作虽然苦一些,但工会委员都很卖力气,齐心合力为教师做些好事,不但没一点怨言,而且觉得很充实。(待续)



 

版权所有  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 通信地址:北京海淀区新街口外大街19号  邮政编码:100875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School of Chinese Language and Literatu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