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焦点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首页焦点图

辛德勇教授讲座:古诗何以十九首

发布时间: 2019-04-03


 

201941日下午,由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主办的讲座“古诗何以十九首”在文学院举行。讲座由北京大学历史系长江学者辛德勇教授主讲,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方维规教授主持。

 

 

辛德勇教授主要从事中国历史地理学、历史文献学研究(包括目录学、版本学和碑刻学等方面内容),旁涉地理学史、地图学史和中国古代政治史等许多其他学科领域。

在讲座中,辛教授首先借刘邦《大风歌 》和龚自珍《已亥杂诗》引出文艺作品的形式问题。他指出,现实生活中我们看到的文学艺术作品,我们读到的诗文,特别是“诗”这种体裁的文学作品,它之所以能够打动人心,警醒世人,首先就源于其外在的形式。

接着,辛教授以《诗经》雅、颂之“什”和《石鼓文》为例,说明诗作的形式,除了每篇作品本身的讲究之外,在多篇作品复合成为“组诗”的时候,有时对其篇章数目,也有一些讲究。十、九、七,都有可能是符合人们需要的特定的数字。以七为例,它就是一个具有很强象征意义的数字,“七政”之“七”就源于天体。

 

 

在这个基础上,辛教授开始阐释《古诗十九首》怎么恰好是“十九首”这个问题。梳理从钱大昕到马茂元,从赵翼到隋树森这两派对《古诗十九首》写作年代的认识可知,这十九首古诗的来源相当复杂。按与萧统同时代的钟嵘在《诗品》中的看法,萧统在编录《文选》时,可供选择的古诗数量至少有六十首左右。在这个基础上选出十九首,而非与十九首相近的其他数量的古诗,应被视为萧统等人精心选择的结果。而他的这个选择,应该是参照了一个中国古代历法上的“成数”,即“一章”之数。章是中国古代的历法,是一种阴阳合历,这种记数法在汉武帝时期《郊祀歌》(由十九个篇章组成)和河北满城汉墓出土玉雕人像底部铭文(“维古玉人王公延十九年”)中都可以看到,甚或可追溯至《庖丁解牛》(“今臣之刀十九年矣”)。因此,萧统选编《文选》的时候,可能正是用十九这个数字来象征着一个天之大数、天下精华,隐含有清人《金石萃编》之“萃编”或《古文观止》之“观止”的意味。辛教授在讲座中反复建议从历史发展的角度审视作品的文学艺术价值和文学艺术史的地位,还以历史的本来面目。

讲座吸引了来自北京多所高校的老师和学生,另有京外学人专程赶来。大家济济一堂,投入而又热烈。在互动环节,辛德勇教授就文学、历史、天文、地理等方面及其交叉问题与在场听众展开讨论,并赠送著作《制造汉武帝(增订本)》和签名卡,与提问者和到场者互致敬意。

 

 

(莫亚萍撰稿)

 

 

 


 

 



版权所有 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 通信地址:北京海淀区新街口外大街19号 邮政编码:100875
技术支持:蒄网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