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级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生天地 » 班级新闻

2017级汉语言文学2班在中国现代文学馆进行团日活动

发布时间: 2019-04-30


为了纪念五四运动一百周年,响应主席的号召,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2017级2班于4月28日在中国现代文学馆开展了以“纪念五四”为主题的团建活动。

上午9时,同学们相继来到了中国现代文学馆,大家在一起合影纪念之后三三两两地走进了馆内。每一个展厅里的内容都让同学们久久驻足。站在这样辉煌而厚重的历史面前,有的人面带沉思,有的人情不自禁地和同伴交流。

上午11时,同学们基本上都参观结束,一改来时或许还带着的些许清晨未散的睡意,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收获满满”的表情,似乎天气的湿冷也无法侵袭我们此时充斥着热情的内心。

在这次参观活动结束之后,同学们有很多的感慨积于胸中而置之笔下,写下了一篇篇充满青春活力和深刻思考的优秀文章。

黄熙雅君:

朱自清先生在《这一天》中这样说:“我们不但有光荣的古代,而且有光荣的现代;不但有光荣的现代,而且有光荣的将来无穷的世代。新中国在血灾中成长了。”新中国成长了,五四青年成长了,我们这一代人,也得跟上成长的步伐。

“大学者,研究高深学问者也。”学问——关乎社会,关乎人文,关乎服务社会的精神。我们应学习诸多五四先驱,在情感上,注重写出真实感受,而不是无病呻吟与虚无感慨。关注文学,关注人生,勿忘自己走上现在所选之路的缘由,始终渴望着光明,不放弃追求进步,在反思扬弃中,以一种开阔的学术胸襟,追求着精神的自尊与思想的自由,从而脚踏实地,一步一步走向发光发亮的地方。

文学与现实密切关联,文学事实上真正能够挖掘隐藏于表象的暗潮,倾诉民族的意志与诉求,并引发更为广泛的认同,从而寻求解决社会问题的方法。总而言之,自己有分寸,做得主,就不至于糊涂了。

吉美雪君:

所谓的文人风骨,私以为这本来就是一个传统道德对当时知识阶层的要求。以一个大的时间尺度上来说,站在今人的历史观上,文人风骨,匹夫志气,贵胄捐国,村夫孝义,都是对当时甚至绵延至今的一种传统价值观的追随与肯定。何谓文人,可以说就是当时中国的知识阶层,精英阶层,宽泛的说,通晓茴字的四种写法的就是文人了。所谓风骨何在?私以为首先是执拗,没有执拗的人谈不上风骨,朝秦暮楚,效刺王而后卖国之辈,可谈不上有风骨。但是执拗在什么地方也很重要,卖一辈子国的范文程可以算执拗了,说风骨则谈不上。所谓有风骨的执拗,是孔曰成仁,孟曰取义;是亦余心之所向,虽九死其尤未悔;是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事开太平;是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是胸中一口浩然气,戟指长空还碧清。能够以上述理想立世,哪怕有一点点兴动付诸于行动,我觉得就可以算是有风骨的文人了。

文人风骨,或在齐太史简,或在晋董狐笔,或在秦张良椎,或在汉苏武节。为嵇侍中血,为严将军头,为张睢阳齿,为严常山舌。或为辽东帽,清操厉冰雪,或为出师表,鬼神泣壮烈,或为渡江楫,慷慨吞胡羯,或为击贼笏,逆竖头破裂。是气所磅礴,凛烈万古存。

周稚芸君:

我们对“五四”的了解和学习总绕不开李大钊先生,而接触到李大钊先生的第一篇文章,是李大钊先生于1916年发表在《新青年》第二卷第一号上的《青春》。高中积累作文素材时偶然看到“以青春之我,创造青春之家庭,青春之国家,青春之民族,青春之人类,青春之地球,青春之宇宙,资以乐其无涯之生”一句,专门抽出周末找到原文拜读。近日因响应“五四征文”的号召,再次想起了给予困顿迷惘的我以震撼的《青春》,如果说高中时期眼光还只局限在课本和试卷那“一亩三分地”的我读完《青春》时感受到还只是豪迈和热情,那对于进入大学后眼界宽阔几分经历丰富几许的我来说,再读《青春》,引起了我更深一层的思考。

“勿令僵尸枯骨,束缚现在活泼泼地之我,进而纵现在青春之我,扑杀过去青春之我,促今日青春之我,禅让明日青春之我。”青春的迷惘不是沉溺麻木于无效网络信息和物质享受到借口,青春的活力与激情不仅仅是体现在肉体与皮囊之上,更是来自对生命的热爱和追逐广阔未来的热情。百年前爱国青年爆发空前爱国热忱,自觉担起国家兴亡的责任,3000余名学子奔向天安门呼喊“外争主权,内惩国贼”,师大学子亦冲在最前面;百年后,师大校园中有同学积极支教,有同学热心实践,图书馆、自习室,随处可见学生刻苦之景。“然而吾族青年所当信誓旦旦,以昭示于世者,不在龈龈辩证白首中国之不死,乃在汲汲孕育青春中国之再生。”拥有上下五千年悠久历史的中国于今日依然展现着蓬勃朝气,我辈青年岂容解甲!马克思于中学毕业时写下《青年在选择职业时的考虑》,提到“如果我们选择了最能为人类福利而劳动的职业,那么,重担就不能把我们压倒”。如果能珍惜青春,寻找安身立命之本,肩负历史使命,青春就将如百卉之萌动,如利刃之新发于硎。李大钊先生在《青春》末尾写道:“吾愿吾亲爱之青年,生于青春死于青春,生于少年死于少年也。”不要再叹青春如清晨露水、夜空流星,人的一生若都能为热爱、有价值的事业而奋斗,青春,将成为永恒。

“五四运动”已经过去一百年了,我们无法想象,在那个动荡的年代,那一群与现在的我们年龄相仿的青年,是从何而来的勇气与坚定,就算前途艰险也从不退缩,就算直面死亡也毫不畏惧,那或许就是信仰的力量。现在的我们,有太多的迷惘,我们在各种选择中纠结,在各种信息中困惑。太多的琐碎消磨了斗志,太多的诱惑模糊了方向。安逸是我们前行路上最大的阻碍,耽于安逸,是现代青年最大的问题。我们总是一边羡慕别人的努力与成就,一边放纵自己沉溺于各种享乐;我们总是立下一个又一个宏愿,却从未着手进行。路,是一步一步走出来的,理想,是通过一点一滴的努力达成的。没有理想的人生只是在浑浑噩噩地一天天走向死亡,目标坚定才会有开阔清明的目光。一百年以前的那群青年人已经为我们作出了最好的表率。正如习主席在纪念大会上所讲:“青年志存高远,就能激发奋进潜力,青春岁月就不会像无舵之舟漂泊不定。”我们作为当代的有志青年,作为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的一名学生,更应该认真学习积累,努力为社会贡献自己的力量。



版权所有 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 通信地址:北京海淀区新街口外大街19号 邮政编码:100875
技术支持:蒄网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