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2018
[会议]国际写作中心成功举行“跨越民族与地域的当代书写:北京师范大学驻校作家阿来入校仪式暨创作研讨会”
发布时间: 2018-05-25  


2018年5月23日下午,“跨越民族与地域的当代书写:北京师范大学驻校作家阿来入校仪式暨创作研讨会”在北京师范大学顺利举行,会议由北京师范大学国际写作中心主任莫言主持。

 

 

在播放了国际写作中心成立五周年纪念短片后,北京师范大学副校长郝芳华教授致欢迎辞。她表示,五周年纪念短片展示了中心五年来的建设成果,北师大的作家团队群星璀璨,今天阿来老师入驻北师大,将为这片星空再添光华,将为中国文学发展再添活力,这是北师大之幸,也是文坛之幸。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吉狄马加表示,中国文学的伟大传统是由不同民族的文学书写共同构成的,阿来成为驻校作家有着特殊的符号意义,这代表了中国多样的文学生态,也反映出北师大国际写作中心驻校作家计划的文化广度和文化深度。

 

 

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院长过常宝教授对阿来的到来表示热烈的欢迎。他指出,阿来是一位有着深邃的历史感、丰富的文化魅力的大作家,他相信阿来必将以其人格魅力与文学精神感染、激励学生,也将给国际写作中心增添光彩。

 

 

北京师范大学特聘教授、著名诗人欧阳江河作为作家代表致辞,他说,阿来对藏族的文化历史、族群认识的书写影响了藏族政策的决策和执行,这是一位文学家最高的骄傲。阿来将田野调查和阅读典籍获得的知识处理成文学家的敏锐与原创性书写,这极有启示意义。

 

 

随后,文学院院长过常宝与驻校作家余华共同为阿来颁发驻校作家聘书。

 

 

阿来对北京师范大学、国际写作中心与现场各位同仁朋友表达感谢。他表示,各位作家和批评家使他得到很多教育和启发,让他得以在文学道路上不断矫正方向,避免迷失在某些虚妄的观念或方式里。他认为,民族和地域是一种自在的、不言自明的存在,如果过于强调这种东西,就可能导致“奇观化的写作”、“表演式的写作”。文学首先是关于人的,是关于语言艺术的,而不首先是关于文化、民族、地域,所以他尽量克服这种过于强调身份、民族、地域的写作方式可能带来的迷失或者偏狭。同时,中文之所以丰富和伟大,正是因为不断地融入异质文化与多民族的经验。

 

 

之后,莫言作总结发言。他说,阿来学识渊博,有着突出的田野工作能力,“熟知三坟五典,遍识草木虫鱼”,是中国文学版图上的一块的高地,是一道非常独特的风景。而阿来提到的“奇观化写作”的现象值得当代作家反思和警醒。

下半场研讨会由北京师范大学特聘教授、著名诗人欧阳江河主持,研讨会以北京师范大学纪录片中心张同道教授携团队拍摄的纪录片《文学的故乡·阿来》片断作为开场。

 

 

北京师范大学驻校作家、著名作家余华在发言中谈及阿来特殊的学习方式、读书方式和摄影方式。他表示,《尘埃落定》是中国文学的经典之作,《空山》炉火纯青的叙事技巧也令人印象深刻。

 

 

北京大学中文系主任陈晓明教授发言。他指出,阿来是一个富有历史感与文化蕴含的作家、是一个对语言有深刻理解的作家,一个博学、有个人风格、有非常实在生活的作家。他表示,今天中国很多作家都是高峰,但我们没有能力看到他们,这是理论和思想观念的问题。在这个意义上,中国今天的很多作家确实需要评论家有更丰富的思想、更复杂的方法去释放出他们充沛的内涵。

 

 

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院长孙郁教授表示,阿来特别警惕流行的话语方法对自己的污染,所以他有一套自己的叙述逻辑,同时他又警惕原教旨主义的倾向,对多元性、多样性有自己独特的理解。阿来是一位精神不断生长的作家,他有一种强烈的好奇心,有一种对自我生活的陌生化表达的冲动。

 

 

中国社科院文学所研究员、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会长白烨表示,阿来的创作少而精,这是一个作家应有的状态。阿来的个人阅历、成长和写作具有“穿越”的总体特点,他在语言上不断学习超越,在虚构和纪实之间穿越,这种文化的混血性、丰厚性、浑厚性使阿来区别于其他作家,具有精神上的厚度,而成为中国作家里最大的可能性之一。

 

 

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教授、纪录片中心主任张同道发言。他说,在拍摄的纪录片《文学的故乡》时他见识到阿来和土地、河流的关系,他发现阿来的作品很大程度上是从自然生长出来的,他的成长带有神性色彩。

 

 

北京师范大学特聘教授、著名诗人西川表示,阿来的写作涉及到一些民族和地域的问题,他从一个狭窄的地域的观念进入到一个普遍性问题的书写中,阿来强调的“反对多样性”的文化姿态体现了他作为一个作家的写作的抱负、雄心。

 

 

中国社科院文学所研究员陈福民在发言中称,阿来在个性气质或他写作的品质上都堪称中国当代文学的一股清流。他认为,阿来是一个带有客观性、知识性的文学写作者,而阿来所说的“警惕文化多样性”是指拒绝绝对的平均相对主义,警惕价值链上的绝对的相对主义。

 

 

沈阳师范大学特聘教授贺绍俊发言。他认为,阿来少数族裔的写作经验具有非常独特的启示意义,阿来不愿意给自己构筑一个乌托邦似的小中心,而是直接切入到多元一体的大语境中,研究如何在这个大语境下发言,在此前提下对文化的多样性有所反思。

辽宁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张学昕表示,作家的创作对批评家提出挑战,批评家在追赶作家,并往往容易把一个作家的身体性的、身体在场的东西翻译成了一种干巴巴的知识、概念、教条。阿来的创作是“于人有情,于物无界”的,他为小说中那些卑微的人、孤立无援的人而写作,他与自然之间没有隔阂。阿来的写作为汉语引入了超验的质素,他是中文的骄傲。

山东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顾广梅发言。她说,我们今天的时代应该给每一个人去掉标签,去掉身份。阿来用一种百科全书式的视角来看待他世界中的整体及个别,平等地面向所有的生命和事物。阿来的困难是他要在一个有神的语境里去谈无神,这使她深受启发。

《文学评论》副编审刘艳指出,《尘埃落定》的语言明净优美,叙事结构扎实、稳正、顺畅,让人印象深刻。《瞻对》很好地处理了文学和材料的关系。青年批评家、《文艺报》评论部主任李云雷认为,阿来创作的难点在于把厚重感和灵性结合在一起,这与阿来对世界的看法,他的价值观、自然观有很大的关系。《十月》编辑部主任季亚娅在发言中指出,阿来的自我阐释做得非常好。阿来说西藏是一个形容词,而他要做的事情就是把西藏变成一个名词,进而可以变成一个动词,季亚娅称之为“阿来问题”,与之对应的方法论,则是“阿来的游击文字”。阿来的游击战,一方面是搭建一个现代的科学视野,另一方面是构建一个文学理想国,在打通知识与行动、文学与行动上延续了“五四”以来的文学传统。长江师范学院文学院教授周航指出,在阿来作品中,民族危机感、民族身份的危机感、焦虑感、认同感以及游离感是客观存在的,其中的多民族和跨民族的文化冲突与融合的问题也值得进一步探讨。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张莉提出,阿来是中国文学世界里的土司,他写出了一个中国文学史上无人知晓的世界。阿来对血脉和文化特别敏感,跨越了地域、民族、血脉和文化而抵达一种人类世界的普遍性感受。

 

 

 最后,国际写作中心执行主任张清华教授总结发言,他表示,阿来是当代中国最优秀的作家、是中国作家中身份最丰富的一位,也是最能歌善舞的作家。张清华教授代表国际写作中心对阿来入驻北师大表达喜悦之情。会议圆满落幕。

 


 

版权所有  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 通信地址:北京海淀区新街口外大街19号  邮政编码:100875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School of Chinese Language and Literatu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