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2018
[讲座]北京大学孔江平教授到我院讲学
发布时间: 2018-06-07  


2018年6月1日上午,应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语言学与应用语言学研究所、现代汉语研究所和古代汉语研究所邀请,北京大学中文系孔江平教授在文学院报告厅做了一场题为“现代语音学与口传文化研究”的学术讲座。来自北京师范大学、北京大学、北京语言大学、中国传媒大学等高校的师生60多人参与了讲座。讲座由语言所汪高武博士主持。

 

 

讲座分为现代语音学研究和基于语音多模态的中华传统口传文化研究两部分。在现代语音学研究部分,孔江平教授首先以北京大学语言学实验室的历史为线索,向我们介绍了中国现代语音学的发展历程及未来发展方向。北京大学语言学实验室始建于1925年,最初名为“语音乐律实验室”,由刘半农(刘复)先生主持建立。在刘半农时期,语音学家们主要借用浪纹计、喉窥镜等简单工具来分析发音动作和语音特性,得到的结果并不精准。尽管条件有限,刘半农先生依然完成了汉语声调分析,写出《四声实验录》,让世界第一次意识到声调在东方语言中的重要作用。后来在林焘、沈炯时期,实验设备升级为电子声学仪器,如语图仪等。《北京语音实验录》记录了那一阶段的语音学研究。如今,电子计算机已普遍用于声学分析。脑电仪、眼动仪、电子腭位仪等仪器的运用推动了实验语音学的进一步发展。目前北京大学语言学实验室的主要任务即是利用这些仪器建立声带、唇形、呼吸及声道的二维、三维模型,以研究中华虚拟发音人。未来,语音研究将更多地向语音认知方向发展,如探索语音和记忆、视觉之间的关系等。

接着,孔老师介绍了语音涌现与演化。发音器官的演化最初不是为了说话,而是为了吃东西及呼吸等以维持生命,只是后来到了约10万年前,这些器官才被运用到了语言发音。与人类最接近的物种是黑猩猩,然而黑猩猩却不会语言。从黑猩猩到人,生理结构上究竟发生了哪些变化才使得人类演化出语言的?孔老师主要介绍了三个方面。一是直立行走。直立行走解放了双手,人类不再用牙齿作为捕食的工具,使得下颌骨后缩、牙槽骨变小、脑容量增大;二是咽腔下降。咽腔下降导致发音形态结构的变化,而形态结构的变化又促使了发音肌肉的变化,从而使发音器官变得灵活。三是声带和声道功能的独立。即使由声带控制的基频和发声类型相同,人们也可以通过调节共鸣腔形状发出不同的音,如a、i、u。除此之外,孔老师还具体地介绍了语音声道模型、声带模型、唇形模型以及呼吸模型。

在中华传统口传文化部分,孔老师首先介绍了中华传统口传文化的载体——中国的语言。孔老师认为《广韵》中所记录的中古音并非来自某一种具体语言,而是各种方言的综合,因为其音位负担量很低,远不及自然语言,不符合音位负担量恒定假说。接着,孔老师主要从格律和曲律两方面介绍了中华传统口传文化的语音研究。在格律方面,孔老师向我们展示了越调诗词吟诵名家屠岸先生、唐调诗词吟诵名家陈以鸿先生等多位先生的吟诵。目前,孔老师主要从声学特征方面研究诗词吟诵,之后还将从认知角度进行研究。在曲律方面,孔老师向我们展示了具有特殊声学特征的口传文化。例如,昆曲利用人耳听不出的颤音来使声音变得柔美;蒙古呼麦利用喉音唱法使声音具有更强的衍射性,传得更广;含灯大鼓利用代偿性发音来演唱等等。

讲座结束后,孔老师与到场师生进行了互动交流,回答了大家的问题。本次讲座是“语言学前沿系列讲座”的第四讲,旨在促进学术交流、增强学科建设,以及拓展师生视野、提升科研能力。

 

 

(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研究所供稿)

 


 

版权所有  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 通信地址:北京海淀区新街口外大街19号  邮政编码:100875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School of Chinese Language and Literature. All rights reserved.